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第1778章 大结局

第1778章 大结局

  最快更新女上司的秘密 !

  当晚,秋彤设宴在新闻大酒店款待江峰柳月和妮妮。大家都喝了一些酒,都带着微微的醉意。

   饭后,妮妮回自己房间去看电视,我和秋彤在江峰柳月的房间里喝茶聊天。

   “江哥,柳姐,我想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看着江峰柳月。

   “嗯。”他们看着我。

   “有一个人,明天将从加拿大飞到海州。”我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一个人?什么人?从加拿大飞来海州?”江峰似乎没有回过神。

   柳月脸色突然微微一变,定睛看着我和秋彤。

   “这个人,和你们有着极大的渊源。”秋彤这时说。

   “是她――是不是?”柳月失声说了出来。

   江峰也脸色突变,激动起来:“是晴儿?真的是晴儿要来海州?”

   我和秋彤对视了一眼,郑重地点点头:“是的,是许晴,她明天就飞来海州。”

   “啊――”江峰和柳月不约而同叫了一声,然后柳月紧紧抓住江峰的手,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哥……晴儿……晴儿终于有消息了,她……她明天就要出现。”

   话音刚落,柳月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江峰的眼圈瞬间也红了。

   我给江峰和柳月的茶杯满上茶:“江哥,柳姐,我和阿彤其实早就见过许姐。”

   然后,我将几次和许晴见面的过程告诉了江峰和柳月,包括那次许晴去江月村的事情。

   听我说完,柳月热泪长流,江峰的眼圈这会儿一直红着。

   我和秋彤静静地看着他们,秋彤轻轻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等江峰和柳月稍微平静下来,我说:“江哥,柳月,我有一个请求,不知你们是否答应。”

   他们看着我,江峰说:“亦老弟但说无妨。”

   我看了看秋彤,秋彤微微点了点头。

   我说:“在我和阿彤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我们很想知道你们和许姐之间的详细故事,这个愿望在心里埋藏了很久很久。当然,前提是你们愿意。”

   江峰和柳月对望了一眼,江峰笑了:“我姐以前不是和你们说过吗?”

   “以前说的都是大概,我们想知道详细的,具体的。”我执着地说。

   江峰又看了看柳月,柳月看看我,又看看秋彤,然后看着江峰,点点头:“哥,还是你来说吧。”

   我和秋彤顿时喜形于色。

   “好吧,我来说……”江峰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两口,带着沉思的目光,似乎要把自己的情绪带回到过去。

   我和秋彤目不转睛地看着江峰。

   窗外这时飘起了鹅毛大雪,在这个寂静的冬夜里,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即将开始。

   “我们的故事是这样的。”江峰用平静的口吻开始给我和秋彤讲述自己和柳月还有晴儿那难忘的往事……

   冬日的夜,外面寒气逼人,室内却暖意融融。

   温暖的房间里,十分安静平静宁静。

   我和秋彤专注地看着江峰,聚精会神地听着。

   随着江峰的叙述,一个感人肺腑而又惊心动魄的故事展现在我和秋彤面前……

   一个漫长的冬夜,我和秋彤毫无倦意,聚精会神听江峰讲自己和柳月还有许晴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就是这样,讲完了。”终于,江峰深深吸了一口烟,深情地看看柳月,又看着我和秋彤。

   大家一时都沉默不语。

   此时的我和秋彤神情都有些发怔,这个夜晚,我们一直沉浸在江峰柳月和许晴的故事里,此时仍然没有走出来。

   此时,我的内心感慨万千,心潮起伏,秋彤则眼圈一直红红的,身边的纸巾都快用光了。

   许久的沉默之后,我看着窗外微明的晨曦,喃喃地说:“此情撼天动地,此情地久天长,此情感人肺腑。”

   秋彤用尽最后一张纸巾,看着柳月和江峰,声音有些哽咽:“原来……原来你们的故事是这样的。原来……人世间的真情亲情和友情可以如此催人泪下。”

   显然,我和秋彤都被江峰这一晚的讲述震撼了。

   “许姐今天就会抵达海州。”我对江峰和柳月说。

   “姐,我们一定要见到晴儿。”江峰对柳月说。

   柳月深深地点头:“是的,晴儿……我们一定要见到晴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很想她。”

   说完这话,柳月的眼圈红了。

   秋彤说:“许姐的航班上午10点20到,我们一起去机场接许姐,好不好?”

   大家一致赞同。

   想到很快就能见到晴儿,一夜未眠的柳月和江峰毫无倦意,显得十分激动和兴奋。

   而听了一夜柳月江峰和许晴故事的我和秋彤,同样也没有任何困意,我们被江峰的讲述深深刺激了大脑神经中枢。

   快8点的时候,妮妮敲门进来了,看到大家都在,笑着对我和秋彤说:“你们这么早就来了,我来叫妈妈和小爸爸去吃早饭的。”

   “我们昨晚就没走。”我说。

   “噢耶,没走?那……”妮妮困惑地说。

   柳月对妮妮说:“我们聊天了,聊了一个通宵。”

   “哦卖糕的,你们这也简直太……太有精神了,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能熬通宵,服了,我真的服了!”妮妮竖起大拇指。

   柳月笑了起来:“宝贝,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待会我们吃过早饭一起去机场接一个人。”

   “接人算什么好消息?”妮妮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要接的这个人,见了你一定很激动。”江峰接过话。

   妮妮看着江峰和柳月:“吖,妈妈,小爸爸,别卖关子,咱来点痛快的好不好啊?说,接谁让我那么激动呢?我看你们在逗我,这世界上能让我很激动的人,除了晴儿大姐姐,跟本没有其他人。”

   江峰一拍巴掌:“丫头,还真让你说对了。”

   妮妮一呆:“什么?小爸爸,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猜对了。”

   “我猜对了?什么意思?难道――”妮妮睁大眼睛看着江峰,“难道……难道我们要接的人是晴儿大姐姐?”

   江峰和柳月点点头:“是的。”

   “啊――”妮妮突然大叫一声,吓了大家一跳。

   “真的是晴儿大姐姐?真的吗?真的吗妈妈?”妮妮抓住柳月的胳膊摇晃着,脸上带着激动不已的表情。

   “是的,宝贝丫头,你晴儿大姐姐终于要出现了,今天就会和我们见面。”柳月也激动地说。

   妮妮的神情似乎突然就有些僵硬,一动不动地看着柳月。

   “哇――”妮妮突然扑到柳月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显然,妮妮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消息带来的刺激。

   柳月抱着妮妮,不住安慰着她。

   哭了一会儿,妮妮突然停住,从柳月怀里出来,转身到了江峰跟前,一把搂住江峰的脖子,又带着泪水笑起来:“啊,啊,哇咔咔,小爸爸,晴儿大姐姐真的要来了……这么多年了,我都想死她了。我们终于要见到晴儿大姐姐了,好开心,好激动,好兴奋……我不行了,受不了了,小爸爸,快抱抱我……”

   江峰抱住妮妮,疼爱地拍着她的后背,脸上带着欣慰的表情:“是的,妮妮,记住这一天,这一天,是我们和晴儿大姐姐团圆的一天,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几千个日日夜夜……”

   说着,江峰的声音就哽咽了。

   看着这哭哭笑笑疯疯癫癫的一家人,我和秋彤的眼睛都湿润了。

   吃过早饭,一行5人直奔机场,在接机口等待许晴的到来。

   5人中妮妮最活跃,几乎就是欢呼雀跃。

   10点20分,许晴乘坐的航班准点到达,他们在接机口和其他接机的人拥挤在一起,急切地等待许晴的到来。

   一会儿,乘客陆续往外走了,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出来的每一个人。

   突然,妮妮大声叫起来:“晴儿大姐姐,晴儿大姐姐!”

   在妮妮大叫的同时,大家看到了正在往外走的许晴,拉着一个旅行箱。

   许晴此时听到了妮妮的叫声,这称呼是如此熟悉而陌生,如此切近而又遥远。

   许晴一下子怔住了,站在那里,目光扫向接机的人群。

   接机的人太多,许晴一时没有看到我们。

   妮妮这时蹦起来叫:“晴儿大姐姐,我们在这里!”

   江峰和柳月这时也看到了久别的许晴,他们的身体微微一颤,柳月紧紧挽住江峰的胳膊。

   许晴这时循着声音看到了大家,看到了妮妮,看到了她的峰哥和柳姐。

   瞬间,许晴的身体猛地一颤。

   许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峰哥,见到柳月和妮妮。秋彤没有告诉自己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显然,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让许晴一时没有适应过来。

   “晴儿――”江峰挥手叫起来,声音有些嘶哑。

   “晴儿妹妹!”柳月也挥手叫起来,声音有些哽咽。

   许晴定定地看着他们,一步步走过来,走向出口,走向江峰柳月和妮妮。

   我和秋彤站在一边看着,心潮澎湃。

   许晴刚走出出口,妮妮一下子就扑了过来,抱住许晴就哭:“晴儿大姐姐,我是妮妮,我是妮妮……晴儿大姐姐,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我好想你啊晴儿大姐姐。”

   许晴顿时就泪崩了,抱住妮妮不放,声音颤抖着:“妮妮,你是妮妮……”

   “晴儿……”

   “晴儿妹妹……”

   江峰和柳月也走过来,看着许晴。

   许晴抱着妮妮看着江峰和柳月,泪水直流,颤抖着说:“峰哥……柳姐……”

   江峰和柳月再也忍不住了,一起过去和许晴妮妮紧紧拥抱在一起。

   四个人抱成一团,哭成一团。

   此情此景,就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会心软,何况人心都是肉长的。

   我和秋彤紧紧偎依在一起看着他们,我的眼圈红了,秋彤早就哭成了泪人。

   周围的路人不少也都被他们团聚的场景打动,纷纷洒下理解和祝福的泪水。

   江峰柳月许晴妮妮哭完了笑,笑完了又哭,好半天才稍微平静下来。

   柳月和妮妮一人拉住许晴的一只手,江峰拉着许晴的旅行箱。

   我和秋彤走过去,看着许晴。

   秋彤说:“许姐,对不起,我们事先没有告诉你。”

   许晴擦擦眼角的泪水,看着秋彤:“小秋,小亦,我想说,我该谢谢你们……十分感谢。”

   江峰和柳月也向我和秋彤道谢。

   我开心地说:“终于团圆了,这是好事,我们真为你们高兴,走,中午我们两口子请客,祝贺你们大团圆。”

   大家出了机场,直奔新闻大酒店,秋彤和我准备了丰盛的接风宴,为他们的团圆祝贺。

   许晴此次来海州,原本就没有什么专门的目的,就是来散心的。

   接风宴之后,妮妮要求许晴和他们一起旅行,分别了这么多年,他们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

   江峰和柳月用紧张而期待的眼神看着许晴。

   许晴看了看江峰和柳月,又看看妮妮,点头答应了。

   江峰柳月妮妮松了口气,亦克和秋彤也松了口气。

   当天下午,江峰柳月许晴妮妮一行就离开了海州,直接去了江海,那座给他们留下太多记忆和念想的城市。

   许晴和江峰柳月的重逢,终于了却了我和秋彤的心事,我们为此感到极大的宽慰。

   但同时,我和秋彤又为此唏嘘不已。

   寂静的夜晚,秋彤躺在我怀里,我们又谈起白天的事情。我不由感慨地说:“人生啊,苦难终究是难以避免的。”

   “嗯,是的,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终于见到了阳光,我们呢,不也是在苦难中走过来的吗?”秋彤轻轻抚摸着我的胸。

   我点点头:“由此看来,苦难是动力的催化剂;苦难是一本启智的经书;苦难又是一位深沉的哲人;苦难是人生一道永远开放着绚丽花朵的风景。”

   秋彤说:“是的,不经过挫折,怎知道路之坎坷;不经过磨练,怎知意志之坚强;只有在人生道路中与苦难交锋,才知苦难也是一种财富。人不是战胜痛苦的强者,便是屈服于痛苦的弱者。再重的担子,笑着也是挑,哭着也是挑。再不顺的生活,微笑着撑过去了,就是胜利。”

   我搂紧秋彤:“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们只有知苦还尝,知难而上,跌倒后再爬起来,失败后再鼓起勇气去奋斗,才能培养起过硬的素质,才能有抵达辉煌的希望。彩虹总在风雨后,无限风光在险峰!”

   想起自己和秋彤经历的那些波折和磨难,我深有体会,我终于明白,没有经历痛苦洗礼的飞蛾,脆弱不堪。人生没有痛苦,就会不堪一击。

   正是因为有痛苦,所以成功才那么美丽动人;因为有灾患,所以欢乐才那么令人喜悦;因为有饥饿,所有佳肴才让人觉得那么甜美。

   正是因为有痛苦的存在,才能激发他们人生的力量,使她们的意志更加坚强。瓜熟才能蒂落,水到才能渠成。和飞蛾一样,人的成长必须经历痛苦挣扎,直到双翅强壮后,才可以振翅高飞。

   “苦难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秋彤说:“克,我们今后的路还很长,在慢慢人生里,我们应当在苦难中找到奋斗的源泉,要越挫越勇。”

   我点点头:“对,所以,不要幻想生活总是那么圆满,生活的四季不可能只有春天。每个人一生都注定要跋涉沟沟坎坎,品尝苦涩与无奈,经历挫折与失意。痛苦,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课。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苦难并不可怕,受挫折也无需忧伤。只要心中的信念没有萎缩,我们的人生旅途就不会中断。”

   秋彤微笑了下:“夫君所言极是,生活如果都是两点一线般的顺利,就会如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只有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才是生活的全部。”

   我低头吻了吻秋彤的额头:“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继续微笑着面对生活,不要抱怨生活给了我们太多的磨难,不要抱怨生活中有太多的曲折,更不要抱怨生活中存在的不公平……”

   夜深了,我和秋彤低低地絮语着,交流着人生的体会,憧憬着美好的明天。

   第二天,我和秋彤又去了机场,我们今天是来接从美国回来老栗和夏雨。

   我们和夏雨已经是久别,自从京城那一夜之后,夏雨就再也没有回到海州。

   一想起夏雨走之前京城那难忘的一夜,我就心跳不已,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那一晚自己到底有没有和夏雨发生那种关系。当然,在懵懂之中,我似乎感觉自己被夏雨下了套,夏雨在临走之前得逞了。

   今天就要见到夏雨了,此次夏雨回来,能给我和秋彤带来什么呢?

   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特异感觉。

   老栗和夏雨乘坐的航班准点到达,我和秋彤很快在出口处看到了老栗和夏雨的身影。

   最先出来的是老栗,笑眯眯地走在前面。

   随后出来的是夏雨,让我和秋彤没有想到的是,夏雨怀里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

   小家伙咧嘴看着我笑,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看着这小家伙,我顿有似曾相识之感。

   “嘎嘎,小克克,叫爸爸……叫大妈……”夏雨亲着小胖墩的脸欢叫着。

   “爸爸,大妈――”小家伙很听话,脆声叫起来。

   闻听,我和秋彤一下子怔住了。

   【剧终】

热门推荐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废柴神道 生死狙杀 猎天争锋 年少心动 都市全能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