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138.1.16独家发表

138.1.16独家发表

  最快更新护妻狂魔 !

  骆晖抱着苏薄走到酒店,然后把房卡插|进去,走进自己的房间里,一个回旋脚,把门利索的关上。

   他摩挲着酒店内的开关,然后直接把苏薄粗鲁的扔在床上。

   苏薄本就意识混沌,被他这么一扔,更加头晕目眩起来。

   她难受的趴在床边干呕,骆晖颇嫌弃的看着她,居高临下,他到底还是去了洗手间,然后用毛巾毫不温柔的擦着她的脸,苏薄吃痛,骆晖没管,又给她接了杯水,放在她唇角,冷声道:“喝了。”

   苏薄是鲜少喝醉酒的,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喝完酒后会尤其的失态,这让骆晖十分的错愕。

   就比如现在,她竟然发着为数不多的小女生脾气,傲娇的扭头,声音带着不明显的撒娇,有些赌气道。

   “不喝!不喝!我不喝!”尾音拉得很长,她眼睛亮亮的,俏皮的还对他吐了吐舌头,讨喜的像个水晶娃娃。

   骆晖一愣,细想起来这倒是第一次见她喝醉,但这性格反差太大了,简直是就像变了人!

   骆晖虽然有些大吃一惊,但不得不说他非常喜欢现在这个喝醉酒的苏薄,笑意盈盈,说话软软糯糯,却又并非像平时那样的疏离和尊敬,倒是没大没小,却甚为可爱讨喜。

   “先生……”她突然委屈的瘪嘴叫他,指着头,“苏苏这里好不舒服……”

   说着她就更肆无忌惮的哭出来,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噼里叭啦的全部砸在床单上,小脸皱成了一团,委屈更甚。

   这么可爱的苏薄自然是惹得骆晖心头一软,动作声音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温柔。

   “乖,喝了,喝了就不痛了。”

   苏薄迷茫着眼睛看他,然后哇的一声,哭声更重了。

   “都是先生,非得逼我喝………嘤嘤嘤,我讨厌你,讨厌先生……”

   骆晖的心直接被苏薄萌化了,他喜欢现在的苏薄,太可爱了。

   他耐心的把水再次凑近她的唇角,抿着笑:“真不喝?”

   “不喝!”

   有些时候,她执拗起来也是拿她没办法。

   于是骆晖直接一口饮完水,余光瞅到她欲言又止的表情,他眉眼含笑,然后还不等她责怪的话说出口,他就已经欺压而上,吻住她的唇。

   苏薄愣的没反应过来,眼睛湿漉漉的眨着,骆晖扬起嘴角,喝醉酒之后,怎么都变傻了。

   他把嘴里的水渡给她,然后拍拍她的脸,诱惑她道:“喝下去。”

   苏薄愣了愣,乖巧的听话,把水全部咽了过去。

   骆晖满意的眼角翘起,他原本只是单纯的想喂她水喝,可是她柔软且香甜的唇就被吻着,他怎么可能就轻易的抽身离去。

   于是他好听的如天籁般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低沉且性感,一字一句的引诱她。

   “苏苏还想喝水吗?”

   苏薄怔着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舌尖不可避免的碰到他的薄唇,骆晖如被电击,眼神突变晦暗。

   他撑在她身边的手紧了紧,继续压着她,声音变得沙哑隐忍:“还想喝的话,张开嘴巴,把舌头伸过来。”

   她现在很热,男人冰凉的身子无疑是灭火的最佳温度,苏薄鬼使神差的靠近他,然后就真微微张开了小嘴,舌头伸进他的嘴里,眼睛单纯天真,真以为是要喝水。

   苏薄这一举动直接就点燃了这把□□,骆晖绷着的一根弦突然就断了,他直接将她压在在床上,唇舌交缠,他娴熟的吻技吻的苏薄全身一颤,两人忘我的厮磨,苏薄完全是被带着走,舌头被他扯的有些麻,到底还是把刚才没吻上的遗憾给弥补了。

   真正的舌吻,他逐步的吻着她的脸,吻着她的颈,欲|火一触即发,他直接褪去她的外套,把手伸进小内内的时候,骆晖摸到一块硬的地方,然后他整个人如遭雷劈。

   大姨妈的衣服还在,算算时间,她的月假还没有过去。

   骆晖顿时就感到气结,极度郁闷的看着苏薄,眼神说不出来的幽怨,箭在弦上,却不能发,身心俱疲,骆晖感到十分的颓败,任何一个男人在大姨妈面前都得屈服。

   可他不能不发泄,于是直接放弃了苏薄的下身,解开她内衣的扣子,在她胸前更加卖力的辗转啃噬,然后抓住苏薄的手将她往下拉,声音魅惑的如下了蛊。

   “帮我……”

   ……

   ***

   苏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上身未着寸缕,光溜溜的,非常冷,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她的脑袋还有些疼,迷迷糊糊的想撑起身子起来,却蓦地发觉腰上横着一条属于男人重量的手臂,她震惊的侧头望去,在看到是骆晖的时候,不得不说,她松了一口气。

   上身没穿衣服,估计是在她喝醉的时候,某人趁人之危给她扒了,她大姨妈还在,这男人自然不敢做什么。

   只是她胸前疼的实在是厉害,苏薄小心的去望,天啊!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这男人下手怎么能这么重!

   苏薄吃痛的皱了皱眉,想从他的桎梏里悄悄的离开,却被本来就睡眠浅的骆晖伸手一捞,直接将她揉进胸膛里,苏薄虽然上身被男人蹂|躏的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但好在下身还规规整整,穿着裤子,但骆晖就不同了,他直接是□□着全身,此刻相拥,苏薄的柔软抵着他的坚硬的胸膛,他下身欲|望与她的腹部相触,苏薄触电似的想要挣脱开,却被他更用力的抱着,威胁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一大早就这么不安分,还想受罚是不是?”

   苏薄立马就不动了,这男人说的出来做得出来,昨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苏薄。”他叫她,然后声音浅浅,竟然带着些许的笑意,“昨天晚上发生过什么,还记得吗?”

   苏愣了愣,怎么?她喝醉了都还弄了些事出来了!

   苏薄惶恐,她不会又做出忤他逆的事了吧。

   “先,先生,我又做出什么令你不满意的事了吗?”

   苏薄记得张合以前说过,她不能喝醉酒,醉酒过后……

   他欲言又止,表情极其不自然,苏薄理所当然的以为她醉酒过后会极其失态,所以她一直控制酒量,却在昨天失了策,直接醉的像滩软泥。

   外加上张合以前说过,现在骆晖又这个表情,苏薄就真以为是自己又失了态,做了错事。

   只得小心翼翼的问,却不知她唯唯诺诺的模样更让骆晖特别想逗她,微微沉了沉脸,敛着笑道:“我可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一面,苏薄,你可真令我刮目相看。”

   苏薄发懵,完了完了,她又做什么了?这男人又生气了?还没等他要解释的话说出口,她的胸部突然被人重重吻了一下,然后骆晖下床,前往浴室。

   为……为什么,她分明觉得骆晖心情很好?

   骆晖从浴室里出来后,把换洗衣服给她,让苏薄进去淋浴,半个小时后,苏薄穿戴整齐推开门,骆晖听到声响后转头看她,露出了满意的唇角。

   他向她扬了扬下颌:“过来。”

   苏薄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然后腰上传来掌心的温热,她被他带进怀里。

   “小妖精,昨天这么不给我面子?当着众人拒绝我?”虽是兴师问罪的口气,但不似昨天那般怒气冲天,还叫她小妖精,苏薄僵了僵,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嗯?”他的掌心反复摩挲着她的腰肢,“给我个理由?还是觉得跟我接吻很令你难堪?”

   “不是的……”苏薄下意识的反驳,骆晖很满意她属于本能的否定。

   “我只是觉得先生您不怕吗?”

   “怕?”他有些好笑,他骆晖怕什么?

   “先生,我们的关系你就不怕被其他人知道了?昨晚我们若是做出那样亲密的举动,难免会被人……传的沸沸扬扬的,到时候,怎么办?”

   “考虑的挺周全。”他夸奖她,“但是宝贝你忘了,我是谁?”

   若不是他有意别人也奈何不了,若是他无意,就算是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也休得得他一句同意的话。

   可是这个女人到底无福消受,昨天他看着监控过后,就立马跑去找她,想查看一下背后的伤势,也看见她与别的男人有接触,哪怕只是说几句话,他的冷意还是蔓延全身,他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是他骆晖的。

   而真正令他有这种想法的当属昨天汪殊洋和唐佳佳的那一番谈话了。

   汪殊洋喜欢苏薄。属于男人的占有欲,他就有那么一秒的冲动想将苏薄是他骆晖女人的关系昭告天下,让任何人都没胆量、没野心看上苏薄,对她有任何的企图。

   他头一次这么冲动,上天也帮他,意外得知他们的游戏,也意外得知那纸箱里的秘密。

热门推荐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废柴神道 生死狙杀 猎天争锋 年少心动 都市全能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