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第66章 祸国妖姬攻(十)

第66章 祸国妖姬攻(十)

  最快更新如何驯养汪[快穿] !

  比起赵晔的全副武装,陈然意外地随意。

   和平时一样的白色长衫,青丝披散,赤足而入。

   燕瑜也果然不在。

   赵晔的目光落在陈然淡然的脸上,神色不明:“你来了。”

   陈然颔首,一步步向赵晔走来,一如初见那日。

   “叮铃铃”的碎铃声在安静的宫殿响着,撩动着赵晔的心。

   陈然就那么走到了赵晔面前,与榻上的赵晔对视。

   这种姿势让赵晔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明显身处下位。但是站起来更尴尬,所以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看着陈然不说话。

   “赵晔。”白皙修长的手突然探出,抚上赵晔的脸。

   熟悉的触感再次袭来,赵晔一怔,没有躲闪,反手抓住陈然的手,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陈然。”

   却不想陈然一勾唇,赵晔又是一怔,还没从那笑靥中回过神来,就被陈然手上的力道一压,整个人向后栽去,重重滴落在了床榻上。

   络纱帐透过来了点点光晕,身后是帐口上系着的流苏因为两人猛烈的动作仍在摇曳着,朦朦胧胧中赵晔看见陈然带着张扬的眉眼,和傲气地勾起的唇角。

   他听见他说――

   “赵晔,你无能为力。”

   这是挑衅,在他们胜负未分的时候。

   一瞬间赵晔只觉得,对方有这个骄傲的资本。但是他不会就此认输。

   “那可不一定。”赵晔弯唇,手顺着陈然的胳膊往下滑,便要擒住陈然的胳膊,同时往穴道处探。

   陈然一侧手臂,也不曾太关注赵晔的动作,另一只手却抚上了赵晔的胸膛。

   几乎是一瞬间,赵晔手上的力道就消失了。

   熟悉而陌生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从胸膛窜入心脏和大脑,赵晔停滞的一瞬间陈然已经缠绵地抚摸着赵晔的锁骨了。

   修长的手指和脆弱的颈项那么近,那么近。

   “乖。”

   赵晔看着这双美得惊人的容颜,受到蛊惑般没有挣扎,却搂住了陈然,此时他深渊般的眸子意外的有了纯净的感觉。

   他的手搂住了陈然窄而有力的腰肢,一点点让身上这个人向自己靠近,却突然被一只手挡在了中间。

   陈然捏住了赵晔的下巴,看他漆黑的眼此时亮得惊人,抚摸他俊气而富有棱角的脸,这个英武不凡的男人抱着征服他的决心三次到来,最后一次想要翻盘,却现在看着他一动不动。

   但这还不够,他想看身下的男人溃不成军。

   于是陈然笑起来,舔了舔唇角。

   “别动。”

   赵晔依然看着陈然把陈然的腰往下带,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然,带着异样的执着和委屈。

   陈然却一动不动,只是按压着赵晔的腰肢,清冽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要听话。”

   赵晔的大脑一片空白,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好像一切还是那么清晰。

   他看着陈然慢条斯理地拨弄着他的头,眼里是胜利者的冷傲。

   似乎有谁在提醒他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但是肢体却不肯听大脑的话。

   迷醉的眼神下,一只手快速拍向了陈然的后心!

   然而陈然嗤笑了一声,接着就是“嘎吱”一声木制品的移动声响。

   赵晔已经本能瞪大了眼睛,眉也锁了起来紧紧搂住了陈然。下一刻,两人便同时从床上坠落了下去!

   这是之前赵晔设下的机关。

   下坠的疼痛让赵晔闷哼了一声,光线极弱的情况下他只能腾出一只手去摸开关。

   只有一只手的力道让陈然较为轻松地挣脱了赵晔,昏暗的光线下陈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赵晔,神色晦暗不明。

   就在赵晔刚刚摸到灯的开关而没有摸到上升的开关时,他突然手一痛。

   陈然□□的右足踩在了赵晔的手上,慢条斯理地碾压。

   这时候灯光正好亮了,陈然眉目间的闲散和冷淡,被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有结果了么?”

   躺在地上的赵晔站不起来,而陈然已经顺便踩在了囚禁机关上,铁链镣铐应有尽有。

   这是赵晔当初特地为陈然准备的,这一次,也跟关雎宫的毯子和琉璃池一样,用在了赵晔自己身上。

   输了啊。

   看着陈然精致的眉眼,不知道怎么的赵晔突然笑了,笑得十分飞扬明媚,带着一种难言的解脱。

   “是啊,我输了。”

   从此紫宸殿这个皇帝寝宫也就是挂名了。

   每天皇帝上完早朝就回关雎宫,吃饭在关雎宫,睡觉在关雎宫,批奏折……还是在关雎宫。

   陈然喜欢征服的过程,也喜欢掌控了的结果,但是他并不是很耐心陪人的人,赵晔又粘人,很快陈然就烦了。

   “再在我写字的时候在旁边学猫叫你就不用来我这里了。”拿开一张写废了的纸,陈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继续写字了。

   即使比之前听话多了,某人本质仍然是不安分的神经病。

   比如,小妃嫔来的时候陈然不让他打扰,他就派人打扰,还造成是意外,比如突然出现路滑状况之类的。

   再比如现在,某人就抱着一只喵在那里学猫叫,陈然看过来的时候他就无辜地一指猫。

   陈然决定收回之前的话,某个人真的很幼稚和手段低档。

   赵晔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可惜陈然看都没看他一眼。

   惋惜地放下手中的猫,转而嫉恨地盯着低垂螓首为陈然研墨的燕瑜。

   然后正好看到燕瑜唇角浅浅勾着的唇角。

   虽然燕瑜在陈然面前常年是笑着的,但是赵晔就觉得对方是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贵人他们赵晔是早已认命,虽然自己心上人很喜欢自己的妃嫔什么的略糟心。但是毕竟陈然和妃嫔们开始关系好的时候,赵晔还没有心悦陈然。

   然而现在燕瑜的存在让赵晔如鲠在喉,对方不仅是他失算的结果,几乎可以说是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是他心在的强烈嫉妒对象。

   赵晔的手不自觉地攥紧。

   陈然手把手教陆贵人作画,有燕瑜为陈然研墨,所以他呢?除了跪坐在一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陈然不允许的事情他不会去做,不然陈然真的不会对他客气,真过分了说不定会失去。所以往往赵晔的作死都是在底线徘徊的,赵晔知道不能对燕瑜动手,但是……

   突然,燕瑜对上了赵晔带有杀意的眼,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是纯然的无辜,嫣红的唇却缓慢地比着口型:活、该。

   然而此时的赵晔却仿佛一瞬间怒火就熄灭了,只是忌惮地看着燕瑜。

   若有若无的杀气已经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燕瑜收回目光,依然是乖巧无比的模样。

   看着手里的砚台,燕瑜动作顿了顿,小心翼翼地又加了一点水,让墨更加流畅。

   之前违逆主上,现在又打扰主上,真是――该死。

   燕瑜很乖很乖,就算很想主上看着自己都没有做什么呢。赵晔――凭什么?

   赵晔的目光却一直在燕瑜身上,很久很久,才移开。

   是的,这个燕瑜想杀他,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没关系,没什么好怕的,他想杀燕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吗?

   但是他最近才发现,这个燕瑜比他想象的,或者说是别人口中的,狡猾太多了。起码在争宠这方面,对方简直出神入化。

   果然,下一刻燕瑜就在陈然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恰到好处地把陈然的私印放在了陈然手边。

   陈然印上私印,看着自己这一副字,这才颔首。

   燕瑜黑白分明的眼瞬间染上了灿然的笑意来,他看看陈然,又看看书案上的字:“主上的字真好。要裱起来么?”

   “不了。”陈然轻轻摇摇头,连笔都没有收起来,顿了顿,突然道,“今日几时了?”

   燕瑜只以为陈然想题日期了,略加思索便出声回答:“正是六月廿三未时。”

   陈然认真地又在私印前补了日期,这才摆摆手让燕瑜把字收起来。

   赵晔在燕瑜去放字的功夫已经到了陈然身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猫抱来了,凑到陈然眼前,一双猫瞳一双杏眼,四只黑漆漆的眸子注视着陈然,带了一种特殊的萌动感。

   拽住了陈然的衣袖,赵晔笑得有点儿无辜,扬了扬手里猫的爪子:“然然,喵呜~”

   蠢猫你最好靠谱点像小高子说得一样比较讨人喜欢,不然连同你和喂你的人一起去死哦。

   陈然定定地看着赵晔,终于在他的一点忐忑中,抚摸了一下猫的小脑袋:“既然生得像你,就叫小叶子吧。”

   #……拿来为他争宠的东西争了他的宠怎么办,在新等,挺急的!#

   赵晔面无表情地决定回头就把这只猫阉了,不是叫小叶子吗?活该当公公!

   然而陈然的目光落在了小叶子的下半身,挑了挑眉:“还是只母猫?不过也无所谓,反正现在应该不在猫的发情期。”

   最令赵晔悲痛的不是阉猫计划泡汤,而是陈然说着目光在他的下半身扫来扫去,暗示得似乎很明了――不是时候,别发情!

   于是赵晔只能心生凄凉地看着陈然的手离开小叶子,人也转身离开了。

   #宁可猫继续和我争宠,这样亲爱的还能顺便看到我#

   可惜陈然不会听到赵晔的心声,只是随意地走到了窗前。

   燕瑜已经放好字,双手交握,安静地跟在陈然旁边。

   “已是廿三了。”陈然看向窗外,“约莫还有一月皇后的诞辰便到了?”

   这次燕瑜没有回答,赵晔先走了过来:“不必在意,她也没过习惯了。”

   陈然睨了赵晔一眼没说话,转过身看向燕瑜,神色淡淡:“想来她那位心爱的侄儿会来探望。”

   赵晔愣了一下,便想起之前暗卫禀报时说过聊青年才俊时陈然问过李皇后的侄儿李擎,只是他没有在意。这次再提?

   只是不待他想,燕瑜已经抬眸回答了:“正是。听闻李家公子本是九月的生辰,年年会从山上回来,为姑母贺寿同时与父母亲眷一起过了自己的生辰再回山。”

   “传言李擎姿容甚伟,好美姬?”

   “正是。”

   陈然忽地探手捏住了燕瑜的下巴,专注地看着他姣好的面庞,声音却带着漫不经心:“燕瑜,你说貌美如你,李擎能认出你是男儿么?”

   赵晔的心跳已经加速,他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不知道该愉悦还是妒忌。

   然而沉默了一会儿的燕瑜已经再次应声:“不能。”

   赵晔几乎是一瞬间扭过头看向了燕瑜!

   意料之外的,燕瑜的神情一如平时的乖巧和娴静,只是黑曜石似的眼睛看着陈然,好像在寻求夸奖。

   果然,陈然唇角浅浅勾起,捏着燕瑜下巴的手转而抚弄上了燕瑜的青丝:“乖。”

   “去吧。”陈然说,“在八月之前到达,留在李擎身边。”

   “记住,我喜欢干净的东西。”

   时间很急,燕瑜走得很快。

   赵晔看着燕瑜离去的背影,第一次眼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来,不再是嫉恨或者除之而后快的情绪。

   是的,少了个情敌,赵晔的待遇真的是有提升的。

   比如在宫里虽然喜欢撩个妹,但一般陈然是不会乱碰人的。甚至他意外得很不重欲。

   即使之前没少用各种手段惩♂罚、调♂教赵晔,水♂乳♂交♂欢也就是琉璃池那一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陈然最接近的感觉。赵晔抗折腾,然而即使搂抱,乖顺而柔软的燕瑜才是更合适的选择。

   只要不坏事,陈然纵容赵晔的小折腾,所以赵晔狼吻或者勾引也会成功几次,但他得承认,燕瑜是更受陈然宠爱的。现在燕瑜离开,空出了一些位置。

   陈然抚摸着赵晔坚实的背部,引起赵晔的一阵阵颤栗,动作却突然一顿。

   稍沉迷一些的赵晔清醒过来,小兽一样看向陈然。

   “其实你想知道对吗?”只是不敢问。

   赵晔张了张口搂住陈然的腰,没说话。

   陈然对上赵晔的眼睛,好心情地弯唇:“其实你想到了吧,赵晔。”

   “不可以让我不开心。”少年的声音清清冷冷,“不乖,就不用见我了。”

   “所以,听话。”

热门推荐
猎天争锋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生死狙杀 废柴神道 年少心动 万妖圣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