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第62章 祸国妖姬攻(六)

第62章 祸国妖姬攻(六)

  最快更新如何驯养汪[快穿] !

  第六十二章

   第二天赵晔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有些昏昏沉沉的。

   虽然池子里放的是温水,但是那么个呛水法,又折腾了一夜,今天他不负众望地——发热了。

   最可啪的不是他因为被啪这种羞耻play的事情发热了,而是他发热醒来之后对上的居然是罪魁祸首的脸……

   几乎是一瞬间有点儿晕乎乎的赵晔都给吓醒了。

   被呛后的身体本能。

   瞳孔一缩,昨天的记忆席卷而来。

   被折腾的愤怒,以及最后进入佳境的快感。

   作为一个忠于感觉的人,赵晔的节操实在所剩无几,做事情从来都是怎么爽怎么来。可事实上,房事在此之前,对他来说都属于“没有兴趣的一类”。俩小人弄来弄去,看着要了命似的,其实说白了还是活·塞·运·动。虽然他可能不知道这个词,但是多少有一点这个感觉。

   或许,是真的没有挑起他欲·望的人出现。

   一再回味。

   痛到灵魂深处,快感也到灵魂深处。绝顶的刺激。

   赵晔深吸了口气,不由得看向了倚在床边的陈然。

   陈然昨天多半也是累狠了,脸色有些苍白,同时没多大精力折腾自己,只草草裹了薄衫的样子,身上盖了薄被。

   亏得处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陈然寝殿这张床被造得……足够大。所以即使赵晔平躺了,这么靠着的陈然也算有比较宽敞的地方睡,不怎么挤。

   只是陈然的眉依然蹙着,似乎睡得不是很好。

   赵晔突然觉得想笑,到底谁是病患啊。虽然他头有点儿疼晕了吧唧的,但是好像都没陈然看上去这么不舒服的样子。明明被摊煎饼似的弄来弄去的是他啊,虽然他也很兴奋比较主动了吧……

   但是怎么着他也是被进入的一方吧?!

   虽然以前没有玩过娈童,但是作为一个很能折腾的皇帝,赵晔当然对这些事情有所听说了解。这种……把人弄了自己却显得很虚弱的样子,其实,还挺惹人怜爱的。

   尤其是现在大概时辰还早,殿内也没有烛火,透进来的一点光映得陈然的脸朦朦胧胧,影影绰绰,勾人的不得了。

   赵晔不太想承认这一点,但港真……美人,就是美人,这样也好看得不可思议。那种神态,从灵魂深处透出的芬芳……

   一如那猛然射向他的箭。

   赵晔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撑着爬起来,也靠在床头,忍不住捏住了陈然的下巴。

   这人怎么就……那么厉害呢,现在又这么虚弱招人怜爱的模样,可是一醒来又是那么冷淡了。也不能这么说,对方看上去虽然冷淡了一些,但是冰寒……似乎只针对他。

   赵晔皱了皱眉。

   讨厌他的人太多了,他也习惯了被讨厌。甚至还挺喜欢。套用现代一句网络流行语:我就喜欢你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或许对真·昏君·晔还得加上一句——而且还得老老实实听我的!

   但是陈然从来都不听他的话,也不按照他想的发展,除了进宫这件事。对,陈然就算不乐意,还是嫁给他了怎么地,多解气啊,可他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没有被看在眼中的愤怒。

   还有他没发现的委屈。

   看……他都被酱酱酿酿的折腾了,居然还半点儿没入眼

   赵晔觉得自己一定是发烧发糊涂了。

   辣鸡暗卫,这时候还不知道过来看看自家陛下醒没醒,给自家陛下看看诊!

   面无表情的赵晔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但原谅他从小肆意妄为的神经就是伸不到该伸的地方来。

   没经验啊。也从来没人教他。

   就这功夫,陈然的眉皱得更紧了,似乎有点儿勉强地睁开眼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

   一瞬间赵晔都感觉空气变冷了。

   显然,床气少年的心情不太好。

   赵晔再次变得迷迷糊糊的心情倒是好起来了,捏了一下陈然的脸:“喂,明明病号是我啊,你这么虚弱干嘛?还生我气?”不知不觉地,他就换了自称。

   陈然闭上眼没说话。

   这时候的赵晔幼稚得像个小孩子,傻兮兮地笑了一下,然后大脾气地哼了一声,一戳一戳陈然的脸,意图让他理自己:“干嘛不理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堂堂皇帝,一个念头就能要了你的命。”

   陈然眉头皱得更紧,眼睛也闭紧了,紧紧地抿着唇。

   赵晔撇嘴:“真拿你没办法……知道我是皇帝吗?你还敢绑我。还敢,嗯……那样对我?”

   说到最后莫名赵晔有点儿羞答答了。→_→才怪。

   没啥节操的赵晔表示倒是有点委屈,猛地一拉被子露出来自己星星点点的胸膛:“都这样对我了你还这么……冷淡?”

   陈然猛地睁开了眼,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晔。

   晕不拉几的赵晔凌然不惧,一挑眉露出一个自以为风流倜傥的笑来。

   当然,事实上也笑得很好看,毕竟皮相不错,又算是有点儿自身气质,还有像个样儿。

   但是唯一的围观者丝毫不这么觉得。

   别说这货没自己颜值高笑得骚包,就是真有点儿什么,床气少年眼里这么个人也是个贱人。

   “一,睡。”陈然简明扼要,目光往赵晔脖子上一扫,“二,自己再进琉璃池里躺一会儿。”

   一瞬间世界安静了。

   躺在床上的赵晔也迷迷糊糊的,不对,他可是皇帝,怎么就这么就范了?

   但是本能还是让他安静如鸡地躺下了。不管刺激能给他带来怎样的快感,出于对濒临死亡的本能畏惧,以及动物趋利避害的第六感,都让他乖乖的了。

   终于天光大亮,宫人们探头探脑地准备伺候人了,才发现两个主子的情况不太对。

   理所当然地,赶紧召人看情况。

   赵晔已经发热,太医火急火燎就去开药,生怕得罪了这位可能因为生病原因不爽的大爷。

   更何况有些事情,真是不可说不可说。赶紧降火吧,别长痔疮了。

   角落里的暗卫们则回忆着之前赵晔的态度,面面相觑之后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陛下似乎终于开窍了,而且有点儿纵欲过度啊。嗯,折腾了一夜着凉了?

   不过……还不如那位贵主情况好,也是……啧。

   不得不说的是,事实上赵晔的身体素质还是相当给力的,君不见之前被绑了一夜仍在毯子上,虽然腰酸腿痛,但是他还真没生病。要知道虽然有地毯,天气又比较热,但这么裸着一晚上也不是好玩的。尤其是背上还有点儿伤,可他也扛过来了,这次真是之前呛狠了身体机能受不了了。

   从小到大习武健体、又一直一堆人护着的皇帝陛下华丽丽地第一次生病头晕发热难受了。

   这位可一直大爷啊,脾气不小,晕不拉几不舒坦脾气就更大了,没人敢去挪,只能任由赵晔躺在陈然榻上这么拗着。

   太医开药煎药送上来,大爷“啪”地一声,大手一挥药碗就掉地上了,宫人立刻跪在地上哆嗦得不成人样,连句饶命都不敢喊——谁不知道这位陛下多狠厉啊,你一喊他一烦指不定更火!

   这时候有人想起来陆贵人了,“唰唰唰”无数道目光悄无声息地投向了陈然,果然看到了陈然微微蹙起的眉。传说中治了暴君的牛人啊!

   陈然抬眸,薄唇轻启:“劳烦太医了,再看看方子,把药重新熬,能加多少黄连加多少黄连。”

   太医一个哆嗦对上陈然的眼,看着那张淡然的脸对他微微颔首。

   默默低下头安静地刷刷刷改方子。他想这么干很久了但是一直没这个狗蛋,但是好像他有合适靠山可以来一把了哈。

   不多时药便送过来了,陈然直接叫人用冰水镇凉了。

   太医刚想说趁热喝比较好,就在陈然摆摆手下保持了沉默,然后就看着陈然拿着有点儿凉的药,一把拽起赵晔,咕咚咕咚往赵晔嘴里灌。

   “呜呜呜!”再次秒速清醒,昨天呛水的记忆瞬间回炉,再加上苦得要死的药,赵晔简直死了命挣扎起来,但是居然还是没能挣开陈然的手。

   没办法,现在赵晔比陈然虚弱多了,大脑又不清醒都忘了用内力,但结果就是他再度感受到了和昨天一样的无助感,看着陈然的瞳孔一缩,整个人僵了下,被动地灌了半碗药。

   郁气散了点儿,陈然放下碗:“清醒了?”

   赵晔剧烈地咳嗽着,也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陈然冷冷的声音的作用,慢慢清醒了一点,面色不太好,但是还是没说什么。

   陈然用这招对付他当然是知道他一时有阴影受不了被这种感觉,但是昨天的事情已经被他下意识视为了秘密没什么可说的。或者说,这是一场,只属于他和陈然的博弈。

   想到昨天的博弈,赵晔骨头都有些酥麻了,眼前模糊又清晰,半天缓过神来对上陈然和昨晚一样冰冷的脸。

   这次陈然似乎真的很不爽,连句“陛下”都懒得装模作样地喊了。

   不知道为什么赵晔突然有点儿想笑,但他眼里刚映出点儿小模样来,又突然被灌了一口苦药。

   再次呛完,扫视了一眼低着头不敢看他们俩的宫人们,赵晔安静了一会儿。

   陈然微微颔首,目光略过刚刚赵晔摔碗的位置:“弄脏了。”

   赵晔一愣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陈然的脸就突然凑近了。紧接着他就觉得脖子一紧,背对着的人都没看到赵晔按住了他的脖子,黑白分明的眼此时冷静得不像话,却又好像酝酿了一场风暴:“赵晔,你惹我生气了。”

   如果还是不乖的话……可以,再教训教训的。

   紧接着赵晔就被陈然放开,然后略带茫然地大口喘息着。

   这个眼神……呼。有点儿意思。

   没节操的陛下夹紧了腿。

   但是现在赵晔是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现在身体虚弱大概是斗不过对方的,他也只能拧着眉毛硬生生灌下了药,争取早日康复然后继续作大死。

   赵晔万万没想到这段儿时间他都快熬不过去了。

   被按在床上,陈然几乎是为所欲为。

   想多,陈然没那么多*,但是但凡赵晔让陈然不高兴了,对宫人耍了一点性子什么的,或者又不老实喝药了,陈然也没再折腾太狠,只是面无表情地从之前摸索出来的一些技巧中把赵晔整性奋了,然后一掐脖子让他萎掉。

   这次虽然陈然是在宫人在外面的情况下进行的,但是……暗卫还在。

   第一次看到坚定了不能惹贵主的想法之后暗卫们都安静地消失了。这尼玛能看吗!

   反正……他们感觉陛下也挺乐在其中的,对吧?

   总之之后暗卫就没有出现在内殿里面了。

   也不知道怎么折腾的,赵晔这病不大,要好了又总有点儿虚弱,就歇在陈然这里。

   至于早朝,本来本朝就是五日一朝,其他日子他不是想怎么蹦跶怎么蹦跶?更别说昏君嘛,旷个早朝什么的不是很正常?

   这段时间赵晔天天躺在床上,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糜烂米虫生活,面对陈然的冷脸。

   陈然懒得喂药,但是这回别人喂赵晔也没折腾了,可陈然消失一秒赵晔就得折腾起来。

   哦,这样的结果有两个:一,陈然气压愈发地低了,折腾赵晔的频率明显增加;

   二,陆贵人来找陈然的时候也会在赵晔面前。

   陆贵人趴在桌前跟陈然学作画,入神之后时不时询问,然后陈然就站在她旁边一点点指点,颇有红袖添香的感觉。

   赵晔微微眯眼,觉得自己更后悔没有把这个女人弄死了。

   “喂,陈然,朕要如厕!”

   陆贵人瞬间惊醒,愣了一下脸“唰”地红了。

   陈然淡淡抬眸:“来人,扶陛下去如厕。”

   站在恭房附近陈然看着陆贵人失落地离开。

   晚上陈然按着赵晔让他好好在如厕的地方“吃”了不少水。

   第二天陆贵人来的时候。

   “陈然,我渴了。”

   “给陛下倒水。”

   “啪。”碗碎了。

   晚上陈然让赵晔喝水喝了个够。

   第三天陆贵人过来。

   “陈然朕好饿!”

   陈然面无表情地过去往赵晔嘴里塞了一大块糕点。

   晚上陈然让赵晔“吃”了糕点然后卡住他的脖子看着他萎掉。

   第某天……

   陈然干脆去院落里陪着陆贵人荡秋千,赵晔只能坐在躺椅上远远看着。如果起来,他虚弱的皮就要掉了。

   “朕病危,传太医!”

   晚上陈然把赵晔放在秋千上,眼危险地眯了起来。

热门推荐
猎天争锋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生死狙杀 废柴神道 年少心动 万妖圣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