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第69章 祸国妖姬攻(十三)

第69章 祸国妖姬攻(十三)

  最快更新如何驯养汪[快穿] !

  空荡荡的大殿沉寂了一会儿,半晌,一个轻盈修长的身影才落了下来。

   燕瑜依然是沉静的模样,一眨不眨地看着赵晔,半点儿也没有搭话的意思。

   对陈然之外的人,燕瑜一贯如此。

   赵晔也不生气,反而坐起了身,神色认真:“我想知道李擎的信息。”

   “探究为什么他会对李擎特殊。”

   垂眸沉默了一会儿,燕瑜也并没有拒绝,看向赵晔,意味清晰:凭什么?

   “因为比起李擎,我宁可和你争。”赵晔眯起眼,神色有些复杂难辨,“我想,你也明白,他对李擎的重视太过了。”

   “你也不想,被抛弃吧?”

   当初陈然就是让燕瑜去了李擎身边,赵晔的话意有所指。

   燕瑜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却依然没有说话。

   赵晔也没指望会把燕瑜轻易说服,能让燕瑜有所触动的只有陈然一个,他能让燕瑜出现在面前已经是托了陈然的福,想让燕瑜信他,就不那么容易了。

   尤其是和他合作这种事。

   似乎思考了一会儿,燕瑜第一次开口了:“目的。”

   “赶不走人,至少可以取代。”赵晔回答得毫不犹豫。

   “反正,即使你不想违逆他的意愿,可只要是结果他会喜欢,过程重要么?不管让他愉悦的对象是谁!”

   赵晔在赌。

   睫毛颤动了一下,燕瑜再次消失了。

   “明日。”

   赵晔笑了,他知道这件事仍然没能确定下来,却有了可能。

   但是下一刻他眼中就有了阴霾。

   如果可以,他当然也不想和燕瑜合作。但是他看燕瑜不顺眼,却总比看李擎这个外来的情敌爽。起码,燕瑜很听陈然的话不是?

   而李擎这个对象……

   想到李擎看陈然的眼神,赵晔的眼便眯了起来,神色有些森冷了。

   一个节操全无,在他看来一无是处的家伙,居然也敢肖想然然。他想,不只是他不爽,把然然奉为至高无上的神的燕瑜……也不会愉快吧?

   不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个人不被玷污。

   这就是赵晔敢于主动提出合作的基础,也是燕瑜没有直接无视赵晔,还是下来见了听了赵晔的话的原因。

   有了在意的东西,就永远不可能毫无欲♂望。只不过,已经属于了一个人,所有的欲♂望之集中于那一个人身上而已。

   也只有这么个人,大概才更叫别人放心,也才能知道更多的东西。

   如果可以,他也想成为这样一个人,但别说一个复杂的人难以偏执至此,就是做到了,他也晚了。所以现在,只好从这个撬不开嘴的家伙嘴里,抠东西了。

   其实自己人的争斗,陈然不是特别在意,反正出不了问题就ok,他也相信对方的分寸。

   用之前他对赵晔说的话就是,“人还在便是了”。

   换句话说,只要人没死,随便折腾!

   现在陈然挺享受这种挑逗的过程,不过如果赵晔真把李擎弄惨了,大不了也就是攻略的时候换个温柔点儿的模式,趁虚而入说不定效果更好。

   至于毁容了……

   陈然表示不想辣眼睛,小黑屋play算了。李擎身材还是不错的。要是赵晔能在他眼皮子地下不怕惹到他把李擎弄得一块儿好地儿都没了,那他也承认自己看走眼,不就是任务失败么。

   死猪不怕开水烫,越到考试爹越浪。

   陈然不知道自己的心境已经暗合了自家boss的想法,更不知道坑自己的时候boss就是这么想着的,反正现在他是放飞自我,没那么爱任务,随便做做了。保持了那么多年的任务成功记录,反正失败也死不了人,非要折腾着保持他累不累?

   最重要的是,这个任务本来就不是他要接的,boss坑他,仗着他职业素养高,他就费劲去做干嘛?

   好气,一点儿都不想笑。

   冷漠.jpg

   不会不做,但现在陈然已经开启了纯玩道路,比如现在他就已经不管赵晔李擎燕瑜,一个人在御花园撩着后宫里剩下的一只妹子了。

   留下的妹子赵晔本来是打算好好收拾一下讨好陈然的,表达自己的忠诚和决心,然鹅陈然对妹子一向比较温柔,而赵晔又搞不定陈然,所以结果是留下的妹子反而从小透明变得身居高位。

   本来就满心粉红泡泡的妹子更懂得了讨好贵主的重要性。

   “贵主今日可要听琴?”

   自从李擎进宫之后,本来就霸道爱吃醋超级黏陈然的赵晔,黏得更狠了。虽然管不住陈然,也确实占用了不少时间,导致陈然一个人出来赏玩的时间更少了。

   是以看到陈然的时候,方婕妤简直喜出望外,暗暗欣喜自己没有放弃,坚持每天带着琴到御花园上下午各逛俩时辰,“偶遇”贵主的好习惯。

   以前有小美人陪着,方婕妤存在感还不是特别强,因为她性子羞涩一些。

   不过,因为方婕妤谈得一手好琴,常常为陈然助兴,所以陈然对她尚印象深刻,所以见了方婕妤,陈然难得抿了抿唇。

   “已入秋了,天气渐寒,还是莫要在外弹琴了。”说着,陈然的目光落在了方婕妤的手上,在方婕妤手边的暖炉上绕了一圈,顿了顿,才收回目光。

   若是弹琴,总是要把手炉拿下的,多少有些冷。

   明白过来陈然的意思,方婕妤瞬间流露出娇羞之色,不由低头讷讷出声:“多谢贵主关心。”

   美人风情甚好,陈然心情也甚好。

   远远地,皇后看着这和谐的一幕,神色有些复杂:“素秋,你说这……贵主子,喜欢的是男还是女?”

   旁边的素秋心头一惊,下意识用余光瞄了一下周围,发现确确无人才松了口气,又是犹豫了半晌,才低低出声:“奴婢也不知……”

   这可该如何说?若是喜欢男子,那这位贵主对女子的兴趣也太过多了,也并不女气。虽然因为自家主子是皇后,还是当了好多年的皇后,素秋因对主子忠诚也不能靠近高位妃子的贵主,可不得不说,这位贵主实在是凤仪无双,难怪女儿家都喜欢。

   连皇后看到贵主的时候都会失神,素秋看得分明。

   可若说是喜欢女儿身……岂不是,对陛下无意?两人亲昵也看在眼中了,也有些难说。

   只是恐怕就是那位无意,陛下也不会放手或是怪罪,这只能是宫里公开的秘密。

   素秋越想越惊心,只道这不该是自己知道的。

   至于那男女通吃,小小丫鬟的她还不敢想,想到这些已让她不由暗暗提醒自己莫要探究主子是非了。

   所幸皇后也无意刻意为难自己的心腹丫鬟,只是淡淡一笑:“是本宫的错,自己想不通倒叫你为难了。”

   素秋连道不敢,却不敢去猜主子的心思。

   这位自己一起长大的主子,愈发深不可测了。

   其实皇后所想的倒不是陈然喜欢的是男是女,而是……男子和女子,都会喜欢上他……么?

   回到宫中,皇后仍然有些忧心忡忡。

   只要陈然想,恐怕很难有人逃脱对方的魅力,皇后自认也难以屏蔽,只是理智让她远离,从不像那些孤僻没存在感的妃子一样果断抱了大腿,自认大家都开心。

   皇后知道自己没得选,所以离陈然远远的,能客观看待一切。可是她的侄子呢?天天在关雎宫待着,会不会出什么事?

   虽然自我安慰李擎是个直男中的直男,要不是练功特殊恐怕早就近了女色了,可皇后一想到陈然和方婕妤相处的画面就十分不安。

   那些妃嫔可是冒着被凶残的陛下剁了的风险还想和贵主靠近呢。

   即使后来事实证明皇帝拿陈然没办法也动不了陈然看顺眼的人,可是之前呢?哪怕害怕皇帝,只要皇帝不直接怼,她们就忍不住来找陈然!

   猛然从软榻上坐起,皇后深吸了口气,对素秋道:“给关雎宫那位下帖子,邀他到我宫里来赏花。”

   若说这宫里哪儿陈然没去过,必是皇后宫里后殿花园了。请安不过在大殿,素日两人也进水不犯河水,没少逛园子的陈然却绝对没来过皇后这里相亲相爱。想来,这次陈然不会拒绝。

   顿了顿,皇后眼中闪过什么,还是道:“晚些送信吧,小心些,避开陛下。”

   从燕归手中接过帖子之后,陈然看完,很自然地递了回去,已经伺候他伺候很习惯了的燕归安静地接过帖子放入炭盆焚烧,然后行礼退下。

   次日陈然准时到达了皇后所居的朝阳宫。

   还没等陈然进入内殿,李皇后很快便迎了出来,对着陈然露出了得体的笑容:“可把贵主盼来了,还望贵主不要觉得本宫叨扰。”

   明人不说暗话,陈然无意过多客套,只是颔首便和李皇后并肩进了内殿:“娘娘玩笑了,受邀是我的荣幸。”

   简单的几句话之后,李皇后便屏退了众人,正了几分神色。

   “这次只盼能和贵主说几句真心话,不知本宫那位愚钝的侄儿,是何处得罪于贵主?”

   “无甚得罪之处。”陈然大大方方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看向皇后,“不过早先听闻李公子文武双全、俊美无双,又闻近日李公子回京,便生了好奇之心召来,一见名不虚传,陛下便留下做了侍卫。”

   李皇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做侍卫为何连家都不让回?

   但是明面上说,李皇后自己也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理由,只能猜测是见面出了什么问题,陪笑道:“这原是擎儿的造化,本宫这做姑姑的没什么可说的,只家人不见擎儿,十分想念。不知贵主可否叫他先回去,日后有机会他再向陛下和贵主效力?”

   “若是他何处得罪了贵主,也希望贵主能看在李家的份上放过他一回。”

   要是放过了李擎,他的任务就真是直接放弃了。

   把玩了一下茶杯,陈然神色淡淡:“陛下用人用得顺手,不舍得李侍卫回去,闹得骨肉分离,倒是罪过了。”

   进了后宫……又有谁不是骨肉分离?

   想到这位还是被荒唐的皇帝抢进宫的,李皇后脸色也不太好看,心里一阵不安。

   “可否将擎儿调来,守卫朝阳宫?”

   良久,李皇后才试探出声。

   若是陈然想留住李擎,自然不肯。但如果……

   看着面容沉静的陈然,李皇后都有些不抱期望。

   却不想陈然突然抬眸:“不知娘娘对李公子所居之处可有兴趣?”

   李皇后微微一怔,不明白陈然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不若去关雎宫看看。”陈然弯唇,在李皇后张口之前说了下去,“至于李公子的去处,若是李公子愿意,自然任由娘娘。”

   此话开口,皇后再无拒绝可能。

   即使可能撞上皇帝,为了李擎,皇后也得硬着头皮去。

   很快皇后和陈然便又到了关雎宫,却也没碰到赵晔。

   相反,皇后得到的消息只是赵晔认真在御书房工作,一时半会儿过不来。而陈然则一走进关雎宫,就直接命人唤了李擎过来。

   到现在皇后都有些恍惚,陈然是怎么这么轻易地就同意了这个条件。当然,作为一个合格的世家女也是皇后,这些疑惑都不妨碍她很快镇定地等待李擎的到来,一遍随意地打量着关雎宫并赞叹着,毕竟关雎宫可是赵晔亲自主持建造的,她只从宫务中大概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具体如何她是没见过的,也表现出了一派欣赏之意。

   心中着急,她也不会表现出来。

   直到李擎站在两人面前行礼,皇后才确定陈然并没有阻止李擎过来的意思,面上的笑容更真切了些:“快些起来吧,这些时日,想来给贵主添了不少麻烦。”

   李擎依礼站了起来,想到昨日之事,却不知为何有些慌乱,没敢看陈然,也不曾应声。

   皇后有些诧异李擎如此沉闷,不过她还是很快收回了惊讶。见陈然没有开口的意思,便沉声说了一下调李擎来自己宫里守卫的事情。

   在皇后说话的过程中,李擎的双手下意识握紧,一直没有说话。

   他能感觉到最近他的状态一直不太对,只是一直告诉自己要赶紧治好自己的“不行”,所以总是留着。但过了这么久,事情也没什么起色,反而是他自己在昨天的事情之后,感觉不太对劲……

   他不仅因为一个男人“行”了,而且居然还对对方那样挑逗的举动感到了绝顶的快♂感!

   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掰弯。

   李擎心理上原本是绝对的直男。对妹子各种性♂奋,之前的生活都证明了这一点。但是让他接受自己又要好久一段时间“不行”的事实,对一个有种马倾向,还练了那样功法的李擎来说,似乎有点儿不可能。

   情♂色,欲也。

   陈然没那么懂爱情,还在摸索中,但是他起码是懂欲的。

   他不认为这么着李擎就已经爱上他了。要走,无所谓,至少他应该摸索一下任务的进行程度。

   走到李擎面前,陈然用一根修长的手指抬起了他的下巴:“不必避讳,抬起头吧。”

   对上李擎的眼,陈然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在李擎下巴处摩挲着。

   “想必你也是想家人的。”

   “若是愿意……自今日起,你便到朝阳宫当差吧。”

   “不知,你可乐意?”

热门推荐
猎天争锋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生死狙杀 废柴神道 年少心动 万妖圣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