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第72章 祸国妖姬攻(完)

第72章 祸国妖姬攻(完)

  最快更新如何驯养汪[快穿] !

  李擎的声音和神情意外的平静,只是眼神仍有挣扎的不甘,不过这才是陈然熟悉的那个李擎。

   陈然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看着陈然一如既往冷淡的神情,李擎神色有些复杂变幻。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问陈然对自己有没有好感吗?其实他本身就很清楚。

   之前陈然来到侧殿,漫不经心的撩拨,与毫不留情地离开,再加上皇后来的时候的引诱举动,以及后来对陈然的观察……并不难看出,陈然对他更多的只是一种消遣。

   换句话说,他不过是掌中的玩物!

   这个认知让李擎气愤,却没有了以前被看轻的不屑。或许是因为,他在心里明白对方或许是有那个资本的。这种认知居然带给他了一种特殊的快♂感。大概是,他自己都没能够意识到的征服欲和被征服欲在作祟。

   他还去渴望着这个人,渴望着,那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最终居然是陈然先开口了:“这里的风景很不错。”

   陈然顿了顿,漫不经心地抬眸看向李擎。

   “我想今天是不虚此行。相信李侍卫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吗?”

   尊卑立下,意寓分明。李擎来这里的目的,他们彼此心知肚明。如果比喻起来,就是两只雄孔雀打算展屏争宠,只不过各自展示的方式不同罢了。赵晔选择的是炫耀自己对陈然的亲近,而李擎选择了才华能力。

   不过至少李擎的目的可以实现,在陈然面前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不是吗?

   但是李擎怎么可能就此知足!

   就算已经明白那个昏君不简单,可是就让他欣然接受现在的劣势,怎么可能?他希望这个人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这个世界上好的风景有很多。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李擎策马靠近了陈然,目光灼灼,里面盛满了少年的野心。

   陈然挑眉:“如果我不愿意呢?”

   李擎刚要做些什么,就被陈然突然探出的手捏住了下巴。

   “别走了。”

   陈然缓缓勾起一个笑容,和平时的难得的浅笑不同,一时竟明艳万分,叫人移不开眼。

   “你不是,想要我么?”

   此时的李擎再顾不得想那许多,因为他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一瞬间崩了,只剩下欲♂望的侵袭。

   天为被,地为床,唇齿纠缠,肢体交♂幻,醉生梦死。

   就在这朗朗乾坤之中,炽热的肉♂体猛烈地撞击结♂合着,达到了灵♂肉♂交织。

   最后是身强力壮的李擎小心翼翼地环住了陈然,给他披了衣服。

   陈然懒洋洋地看着李擎,目光落在李擎下♂体淫♂糜地流淌着浊液的地方。

   即使下意识做了爱护的动作,其实李擎仍然有些恍惚。

   他的身♂体,对陈然毫无反抗只力,在陈然随意的摸索中溃不成军,然后理所当然地被压在身下。

   “后悔了么?”

   李擎不知道。陈然突然的转变话题和意外到来的欢♂好让他措手不及,快♂感毋庸置疑,理智或者说是性格里的本能让他也同时存在不断占有的欲♂望。

   李擎看向陈然的时候目光不由带上了复杂,陈然却低低地笑了,情♂潮尚未完全散去的殷红眼角带着别样的妍丽,唇角则是刻意的一丝引诱:“没错,我一直是上面的。无论是你还是赵晔,都不可能――改变我。”

   “现在,选择吧,爱上我,或者失去我。”

   陈然在蓄意的引诱之后,离开得毫无留恋。

   食髓知味之后,又怎么会能够轻易忘记?尤其是对于李擎这种本来就欲♂望浓重,并不善于克制和忘记,只想拥有的人。

   回去的时候,陈然已经离开很久了,赵晔的目光在陈然身上转了一圈,终于还是没说什么,也没看李擎一眼。

   “走吧,猎物已经处理好了,准备烤了。”

   这时候的赵晔意外地冷静,气氛保持着一定的和谐与平衡。

   之后陈然心情不错地和赵晔一起嘉奖了一下几个随侍中表现得不错的,又吃了烧烤,饭后小憩,然后跑马、泡温泉,一天的出游就结束了。

   中途陈然没跟李擎说过一句话,李擎却忍不住频频看向陈然。

   初次本来就注定了陈然之于李擎会不同,从功法对身体的影响,到身体本身对情♂事的感觉,还有心里上的特殊,又有之前的铺垫,堪称情窦初开的李擎陷入了迷茫。

   他喜欢陈然,他想得到陈然,这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爱陈然吗?

   陈然居高临下的样子是那么清晰。

   “选择吧,爱上我,或者失去我。”

   爱可以成为一种习惯,陈然没想怎么去考验,只是等待李擎沉浸在这种习惯之中。

   今天蓄意的引诱之后,陈然对李擎的态度就更轻慢了许多,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赵晔的目光一点点深了。他一把揽过陈然,埋进了陈然的怀里――

   “明天你要是我一个人的。”

   好不容易甩脱了燕瑜,居然还有另一个人趁机插手吗?

   陈然无可无不可地看了赵晔一眼,却唇角勾了勾:“好。”

   这样的生活,还是挺享受的……

   任务完成没有时限,陈然也并不着急。哪怕最后没在一起,但陈然知道没得到的过程李擎自己的脑补就能产生很多故事了,何况陈然有很认真地研读苏笙留给他的手册,留了一些让李擎抱有希望的令他误会的东西,同时又对李擎毫不留情,若即若离。

   一触即分的肢体,似有似无的香气,细细碎碎的铃声,作画时低垂的眉宇,看人时深邃清朗的凤眸,一切都那么令人魂牵梦萦。

   单独相处的时候,李擎终于主动挽留了陈然。

   “留下来。”李擎眼里是隐忍的欲♂望,以及动摇后的坚决。他的忍耐已经快到了极限。

   然而陈然只是摇头。

   没人能控制陈然,李擎终于在这段时间明白。

   现在李擎和赵晔的争斗已经渐渐摆在了明面上,陈然也并不表态,可以说谁做得更好,让他心情好,谁就理所应当得便宜,甚至不存在什么偏心。如果说偏心,大概也是更偏心得他意的乖巧的燕瑜?

   是的,燕瑜也出现在了人前。相处久了,又怎么瞒得过?何况,陈然让燕瑜以本来面目见李擎,只是略乔装易容,就存了几分刻意。

   李擎不是没问过为什么,陈然不过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好奇”。

   所以就派了燕瑜去看看吗?

   走出内殿,迎面就撞见了赵晔,李擎只简单行了个礼:“参见陛下。”

   赵晔也没在意李擎的礼节,却眯起了眼,目光在李擎身上绕了一圈,半晌才淡淡道:“然然看你顺眼也便罢了。不过我没肖想到的东西,你认为,你能得到么?”

   现在赵晔对朝堂的掌控力极强,哪怕李擎本身胆大不十分在意这些,也不能否认赵晔的能力。但要他服气,也不可能。

   “陛下做不到的事情,未必就人人都办不到!”

   赵晔嗤笑一声,慵懒的神情倒有了一点陈然的味道。

   “等你哪天能稍稍掌握一点他的感情,再跟我说吧。不过一点怜宠耳。”

   说完,赵晔便径直走进了内殿,李擎的拳头却悄然握紧。

   他何尝不知道是无望的感情?徘徊之中,总会有什么东西拉扯让他转移方向。

   第二日,经过御花园准备摘两枝梅花回去的时候,李擎被皇后叫住了。

   看着这个仿佛一下子成熟了的侄子,皇后心情不由复杂。她最害怕的事情似乎还是发生了,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一转眼就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心思深沉、爱而不得的男人了吗?

   其实有一点失望,不过这还是她唯一都侄儿,她仍然抱着那么一点奢望,奢望对方会回头。

   “擎儿,你也该出宫了,相信嫂嫂现在也很操心你的婚事。”

   母亲!

   李擎悚然惊醒,想起入宫前的事情来。虽然他多情又薄情,可是想起来还是愧疚的,一时本来就纷乱的思绪更是变得复杂难辨。

   皇后见李擎有所触动,稍稍松了口气,笑容也更得体了些:“毕竟大好男儿一直在内庭也不像话。姑母和你母亲知道你是好孩子,只是仍担心你,如此也没有未来,何苦呢?”

   这点早就知道,但是一想到那人李擎就下不了决心。

   “叫姑母和母亲担心了。”

   半晌,李擎才回了这么一句。

   “过几日……我出宫探望母亲。”

   皇后听出其中区别,不由瞪大了眼睛,这是把宫当成自己家了吗?

   可更多,李擎却不肯说了,皇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擎告退带着梅花回了关雎宫。

   “这两枝梅可好?”

   亲自剪好了梅枝,又取了净瓶插好,置于陈然案头,李擎唇角带笑。

   时间久了,欲♂望已经淡却,更多的李擎从陈然身上学会了一种悠然自在的轻松。

   陈然只随意睨了一眼梅花,便看向了李擎,淡淡道:“明日你便出宫吧。”

   李擎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

   这偌大的后宫,还有什么能瞒得住陈然呢?可是李擎却完全没想到,陈然会主动这么提出来!

   待李擎抬头时,只能直直地对上陈然平静无波的墨色眸子。

   “皇后说的对,你年纪不小了,想必李夫人也很担心。更何况……”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爱上我,或者失去我。”

   “我给你选择的机会,这机会却不是无限期。李擎,我不是非你不可,也不是不愿意放过你,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娶妻生子,让你母亲放心,自己也更加自在。既然这么久你都没选择,那么,结束吧。”

   陈然第一次说这么长一段话,也说得极为认真,却没有半点留情,李擎恨不得没听到过。

   “陈然!”

   “走吧。”

   李擎出宫的时候,赵晔从背后环住了陈然的腰,眯起了眼:“就让他这么走了?”

   “嗯。”陈然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

   赵晔却轻哼一声,把陈然的腰搂得更紧了,眸色有些深。

   又一条鱼罢了。

   不过,谁让他偏就看上他了呢?

   本来就有所动摇,离了宫一堆人劝,还有美□□惑,李擎甚至也想借此麻痹自己,可每次有所情♂动,想到的都是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撩拨……

   不管多少人,都不是那个人。甚至现在一有人靠近,李擎自己都会觉得不自然甚至痛苦――他已经清楚地知道,陈然讨厌别人碰自己的东西。

   虽然,他已经被抛弃了!

   看着眼前刚画好的那人的画像,李擎到底还是没能狠下心以画泄愤,还是好好裱起来了。

   然而陈然始终没有召见李擎。

   李擎刚出宫没多久,就传来了陈然生病的消息,可即使这样陈然也没接受李擎的求见,李擎可以说心灰意冷地麻痹着自己,偶尔才想起那个印入了自己心里的冷情的人。

   李擎万万没想到,下次见面会是重病昏迷的陈然!

   “然然的病,只有一种解法。”赵晔神色肃穆,“用你的功力。”

   “朕不愿违背然然的想法,你若不愿意便罢了。如果……你真有那份心思,愿意武功全废,就来吧。”

   一言不发,李擎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所有的内力输给了昏迷中的陈然。

   李擎想,在赵晔那个昏君找到他说他还有机会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的时候,他心中的念头就成形了。一瞬间席卷的欣喜和期待可不是假的!

   喜欢就喜欢吧,爱就爱吧,他难道比那个昏君差,连份感情都不肯承认?

热门推荐
猎天争锋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生死狙杀 废柴神道 年少心动 万妖圣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