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网,最新热门小说-起点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农家小福女 > 第227章 如鱼得水・七

第227章 如鱼得水・七

  最快更新我要报警了[剑三] !

  有些话他虽不曾说出口, 但若是一定要刨根究底地问, 江喻白究竟是怎样喜欢上顾小鱼的,其实江队长也答得出来。乐文 小说

   警察这职业, 光鲜摆在人前, 心酸藏在人后。

   好兄弟死在自己面前时的无力, 能护盛世却护不了自己的朋友家人, 信仰再三被颠覆,梦中渴求的光芒终于只是梦里的虚妄……

   多少个夜无眠, 多少根烟燃尽。他一心以为离开刑警队就是从绝望里脱身,殊不知茧子缚住的不是身体,而是那颗奄奄一息的心。

   那时候的他, 心如死灰。

   在光影线上他踏了太久, 见不得人的灰暗他见得太多,他越来越怀疑他拼尽全力守护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而守护的意义又何在。

   曾经的深知只会加剧如今的一无所知。江喻白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他继续拿枪守卫疆土的理由。

   这些年有各种各样的人, 给了他各种各样的回应。所有的答复里,他却始终没听到一个叫他耳目一新的声音。

   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老话, 每个人心里都存在一个答案, 而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

   问题自产生起, 江喻白心里就应该有一个答案。两年时间可以沉淀诸多琐事,也可以叫这早已存于他心底的答案浮出水面。

   是的,江喻白早有答案了, 只是他需要一点时间酝酿。

   江喻白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去表达,因为所有的语言在他的这个“答案”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特别刑侦大队的江大队长一蹶不振,蓉城警方急得团团转。

   调离岗位的两年来,心理专家上面派了无数个,对他的问题,每个专家都能给出一套完美的表述。可他们说出的话和做出的事并不相符,那样的答案并没有说服力。

   江喻白总是想要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找到之前,他无法再回到他的荣耀里,可无奈他苦苦追寻,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一个答案。

   于是只好在岁月的洪流里茫然无助跌宕起伏,直到有一日,他遇到了她。

   她像光,更像一缕清风。即便身陷囹圄也毅然两肋插刀,无愧于心是她的正义,这是她顾小鱼的答案。

   “帮会没了可以再建,朋友没了就真的没了。我问心无愧,敢为朋友两肋插刀。”YY里,姑娘斩钉截铁,义正言辞。

   一身正气隔着屏幕往外溢,再听她柔软却不失刚正的嗓音,便如有一道天籁,披荆斩棘,直达他久闭不开心扉。

   好一个问心无愧,两肋插刀!

   这绝不是他听过最完美的答案。可江喻白喜欢这个答案。

   她固然莽撞冲动、她诚然心直口快,她并不是那么的完美。但她从来不改,言出必行,自反不缩,虽千万人亦往矣。哪怕几度身陷囹圄,依然坚持两肋插刀,只为她心中的正道,为她的浩然正气。她或许有点偏执,但偏执得很可爱。

   这真的不是最完美的答案。

   但这却是江喻白心里最想要的答案。

   所以即便时光倒流千百次,只要能相遇,江喻白就能肯定,他还会千百次如一的爱上她。

   自从相识的那一刻起,他就从没见过这姑娘有失态的时候,即便再惊喜再尴尬再无措,她都总有一身用不完的坦荡。

   与其说是她理性,毋宁说是她太单纯善良。

   即便知道一切的黑,即便洞悉所有的伤害,依然坚定执着地站在渴慕面朝阳光的立场,在憧憬、在坚守,并为此不顾一切。

   江队长从没见过能有一个姑娘,坦荡得让他都自愧不如。江喻白不是欣赏她,不仅仅是欣赏她,憧憬她,更是一种期许――他看过了这世界太多的无可奈何,不愿意让难能可贵的一丝光也泯灭。

   他不是欣赏,他是不想让这一点点亮光也泯灭。

   因为这不是这个世界最后的一盏灯,却是他的唯一一盏。

   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可以完美诠释他想要的答案。全世界也只有她一个人,叫他那颗荒芜沉寂了整整二十八年的赤诚之心,一朝之间死灰复燃。

   办案太多,江喻白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却精准无比的直觉。

   自从第一次遇上她,江队长就无比确定,这一定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姑娘。

   因为遇到她的一霎那,他已不再是他,不再是冰冷的钢铁,而是温热的铠甲。

   他想护她,想护她一辈子。

   他要护着那颗柔弱却坚强的小心脏,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既然他抱了,那就得抱上一辈子;既然他宠了,那就得宠上一辈子。他绝不会让他媳妇儿受一点点委屈。他铁了心铁定要护她一世平稳,守她一生安宁。

   江喻白从不下承诺,所以他一旦开口,就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于是宠着她护着她,实在是理所应当。

   这姑娘是真的傻。她一颗心全然牵系在他身上。

   对街一对小情侣还没走远,推推嚷嚷,吵得不断。不用听也知道,话题总离不开山珍海味和粗茶淡饭。

   他知道姑娘家金贵,但大半夜非要找山珍海味,不论是不是醉酒话,未免都太过于矫情。

   江队长回头看了看他家小媳妇儿。

   刚从生死线上走了一遭,小媳妇儿给吓得不浅,懦懦的像个小兔子,捧着红薯一口口的啃,眼睛亮亮的,也不嫌弃路边摊,吃得直拌嘴,边吃边关心他手头还有没有钱,舍不得让他太穷酸……

   这姑娘方方面面都在为他考虑,一心一意地为他好。

   你叫江队长又怎么能不喜欢她呢?

   江队长太喜欢她了,他喜欢得要命。活了三十年就遇上这一个心肝宝贝儿,他简直恨不得把心窝子都掏给她看!

   尽管他有多优秀,江队长心里也有数。把他的个人条件家庭条件统统拿出来摆一摆,肯跟他的姑娘,围着蓉城绕三圈都有剩余。

   但说到底,可这么多姑娘他看不上啊!

   他就喜欢她遗世独立的清白,就喜欢傲然无惧的正气,连带着她偶尔略显迂腐的书生气都爱得不行。

   可这姑娘可不是看在他卓越的物质条件上才肯跟他好,这姑娘是浩瀚大海里的一尾小鱼,自由是她的本性,她喜不喜欢还不就是她一句话的事?

   她若是喜欢,管你什么条件,她都喜欢。

   她要是不喜欢,管你什么条件,她就是不喜欢。

   可爱上一个人,却是恨不得拿绳子把她绑在身边,一辈子也不要她离开半步。

   遇上这样的姑娘,你叫江队长怎么办呢?

   他就是掏心掏肺地对她好,也不敢保证姑娘永远不嫌弃他,除了疼她爱她宠她惯着她,他还能怎么办呢?

   是她让规则再也没原则,风流再也没风格。无论猜测或对策都拿她没辙,江喻白能怎么办?算了、罢了,他认输了。

   “耙耳朵”也好,“吃软饭”也罢,只要姑娘肯跟他好,他什么都愿意。

   得了吧,他原本也就没什么好讲究的。这大千世界里无论是哪一种精彩,于他而言,本就是格格不入的荒凉。若是抛开那一身神威,他江喻白也就只剩下形单影只而已。

   天底下只有这一个姑娘从不在乎他的荒凉,反而拿手指点了点他胸口的位置,左边胸膛心尖上的一处,柔声说着:“二白,我不贪心,我也想住在里头。”

   指尖点在他胸口,像戳在他柔软的心尖。

   傻姑娘想跟他好,一个劲儿地述说:“我很乖的,不给你惹麻烦。我真的乖,不捣乱的……”

   江喻白哑然失笑,薄唇滑过她光洁的额头,柔声道:“小傻瓜,你不早就住着了?”

   “那要住一辈子。”

   “我好不容易才讨回来的媳妇儿,一辈子就够了?”

   “……那我多住几辈子。”傻姑娘忍俊不禁。胳膊搂着他脖颈,她喉头忽然一哽,脸上还有笑,眼里却莫名落下两行清泪来。

   江喻白一怔,嗓音几不可闻地颤抖着:“乖宝宝,怎么了,哭什么呢?”

   “……我太喜欢你了。”

   江喻白:“……”

   这姑娘眼睛里的情谊他一贯是知道的。江队长知道,她满眸爱意,一如她所言的那般,喜欢他喜欢得叫那个顶天立地的大女侠也忍不住要流泪。

   她越哭越厉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往下滑落。

   江队长怎么不知道呢,他从来都知道这姑娘是真对他好,别人要看他的荣耀他的辉煌,除了爸妈,全世界只有这姑娘一个人对他的功勋不管不顾,只在乎他受不受伤、疼不疼,他委不委屈、难不难受。

   她在乎他,甚至可以罔顾自己的难受。

   她坦诚地叫他心碎。江喻白能怎么办,他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手忙脚乱:“这傻媳妇儿,不准哭了。”

   ***

   江喻白最见不得他爱笑的媳妇儿不对劲,更见不得她哭。

   而他也是真的,不忍心叫她再受委屈了。

   他早就知道他这姑娘性子豪爽又仗义,免不了遇到些心术不正的暗中使坏,指不定要吃多少哑巴亏。

   江队长也知道,这姑娘诚然傻,却又不是真的傻。

   一片好心天地可鉴,却只换得差点豁了她自个儿的性命。她脑子又没毛病,凭什么栽坑里了,还要爬起来给个笑脸继续往坑里跳呢?

   现实一味地伤害她,她心里怎么可能不憋屈,怎么可能不迷茫?

   而江喻白不忍心叫她受这种苦。

   善良是她的信仰,是她的灵魂和骨肉。一个人若是没了信仰,就像是身体被抽去了脊柱。眼睛再也看不见光,极目皆是黑暗,稠密的恐惧里不知潜伏了多少虎视眈眈的洪水猛兽……那不是人待的地方,那种苦,他绝不会让她去承受。

   这姑娘毕竟是他的光啊,是他寻觅了两年,唯一得到的答案。

   江喻白不能再失去她了。他曾经历过、迷失过、彷徨过的黑暗,他绝不会让她再经历了。哪怕下一秒他就会粉身碎骨,这一刻也绝对会护住她的周全。

   为她牺牲是他的荣幸。

   江喻白没有遗憾。

   男人的选择怎么能遗憾?明知是狂风骤雨,也只管风雨兼程。而且,这一切都不一样了,这姑娘眼中的情谊一贯明澈清湛,能娶到她是他三生有幸,他有什么好遗憾的?

   以前不懂什么叫“对的人”,现在知道,能遇到一个人,让他觉得以前吃过的苦、受过的累统统变得划算……江队长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未来了。

   这姑娘是真的傻。受尽委屈她不哭,却因为喜欢他心疼他而落泪。

   江队长有什么遗憾?哪怕受尽人间疾苦,只要能遇上她,能娶上她,一切都值得。

   而上天对他到底还是仁慈的。

   老余家的一对玉佩,没传给亲生儿子余盼,通通过老余的手传给了他两――你说这不是缘分?这怎么不是缘分了?命中注定了,这就得是他的媳妇儿。

   这场婚礼姑娘等了很久很久,江喻白也计划了很久很久。

   他本该等在礼堂前,看着他温柔美丽的新娘缓步而来。但姑娘穿着一身小礼服出现的那一刹那,江队长却等不及了。

   这一条路她足足走了二十四年才走到他面前,而江喻白却已经等了她整整二十八年。二十年太久太久,他已不愿再多等她一分一秒,他现在就要上前,就要握紧她的手,再也不放开。

   世界这么大,能遇上一个彼此喜欢想要过一辈子的,真的不容易。过去的他来不及参与,可未来的,他一定要风雨以共,赶也赶不走。

   有人说,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有人为你将黑暗挡在身后。

   这句话没说错。

   世人只知我有一身铁甲,刀枪不入,可又有谁会留意,我那坚不可摧的盔甲内里,空空如也。

   我的一颗心悉数化成坚甲,而后有彷徨和无助,却没有肉身可以痊愈伤痕。

   直到我遇见你,善良而柔软,所以无比坚强的你。

   像光线刺破了黑暗,你忍着磨砺,填满了我空荡冷寂的心房。在那长久洞开的门上,添上了一把牢固的锁。

   守着别人远比守着自己容易。而你的存在就是对我最大的守护。

   于是这一生第一次有期待,我再也不怀疑从警的意义,我甘愿化作高山磐石,为你挡住所有的黑,只为守护你心中尚存的浩然正气。

   “当我媳妇儿,小鱼。”

   从今往后,我会为你抗下这世上所有丑恶,因为你相信这世上有正义。而我不信命,却是那么的信你。

   ……

   “顾小鱼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辈子白头偕老,下辈子比翼双飞,下下辈子举案齐眉……我的小鱼,我的乖宝宝,生生世世都当我一个人的媳妇儿好不好?

   由我来疼爱,由我来守护,由我来给予幸福,你说,好不好?

   ……

   “好。”

   作者有话要说:一年来,谢谢大家的支持。更多番外,个人志里见啦!</dd>

热门推荐
辣妻似火:总裁,轻点爱! 废柴神道 生死狙杀 猎天争锋 年少心动 都市全能道士